巴金散文集:記憶中兒時的年味

2018年2月24日17:57:04 發表評論 721 views
摘要

  臨近年底,一股濃濃的年味已經彌漫在大街小巷。貼著福字的紅燈籠、描著金邊的紅對聯掛滿了街道兩旁的樹椏和店面的墻壁,糖果、花炮、衣物、小吃、禮品琳瑯滿目,讓人應接不暇。整個街道一片紅紅火火,喜氣洋洋,讓人陶醉。

  小時候特喜歡過年,過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平時吃不到的好東西,最重要的是可以掙到壓歲錢。那時候家里的經濟并不寬余,我一般是哥哥衣服的接班人,唯有過年時才能得到優待。走親串戶也是我最熱心的事情,穿上新衣服扛著禮品不辭勞苦跟著父母親翻山越嶺步行幾十里去外爺大姑二姑家,為的就是可以賺到豐厚的壓歲錢。利用這些錢可以換來一包包的砸蛋,既便宜又實惠,響聲也不在花炮之下。所謂砸蛋就是用紙包著的小蛋蛋,一摔就響,聲音宏亮。此時也是最高興的,幾個小伙伴在一塊看誰的聲音最亮,笑聲同響聲一起飄蕩。也會趁大人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去買一串冰糖葫蘆或棉花糖之類的東西,兄妹三人跑到沒人的地方,你一口我一口改善一下生活。

  農村從臘月二十三開始,家家戶戶就開始辦年事了。從祭社到除夕,殺豬、磨豆腐、蒸年饃、炸果子、大掃除、貼對聯…….濃濃的年味兒在人們的忙碌中在小山村彌漫開來。

  殺豬是家家戶戶為過年準備的第一件事情。那時我們村的職業殺手就是我自家的大伯,殺豬殺羊那可是他的絕活。只要村里紅白喜事,殺豬宰羊的活他全攬,不怕臟不怕累。每到小年,主家準備好一大鍋熱水后,大伯就提著一個黑油發亮的爛條笑嘻嘻的來了,里邊放著長短不一鋒利無比的刀子,打豬毛的石頭,掛豬皮的掛子,掛豬肉的掛鉤等。那時的我喜歡在一旁觀看大伯那每一個嫻熟的動作,特別是燙豬毛之前的那一個程序讓成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在豬腳上邊的地方開個口,用一根長長的鐵棍在豬的體內一陣亂戳,拔出來后就把嘴放在那里使勁的往內吹氣,不一會兒整個豬就漸漸的脹起,最后用繩子在那兒一綁。特別是在熱水鍋內去了豬毛以后,白花花的一頭豬肥圓肥圓的爬在那里很是可愛,就好像動畫片的一樣,那個模樣至今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過了小年,母親就開始對家里角角落落進行一次大掃除,該洗的洗該擦的擦,把上一年的污漬全部清除,以嶄新的面貌迎接新一年的到來。蒸年饃、炸果子,全家老小團結協作,為過一個幸福美滿的新年都在努力奮斗著。

  在我腦海里印象最深的就是磨豆腐的場景。那時老家還沒有通電,最原始的操作就是用石磨做豆腐,這時全村的青壯年齊動手一家挨一家共同協作。他們在石磨上邊均勻捆三根長木棍,一根木棍上兩個大人,中間一個年老的用勺子往石磨上邊的眼里加豆子。只要掌勺子一吆喝“打掛了”,大家拉的使勁拉,推的更賣勁推,石磨在“吱吱吱”的響聲中飛速的運轉開來,一股股細細的豆腐末從石磨之間的縫隙里流到下邊的大鍋內。他們說著笑著,來了興的掌勺大爺吼兩聲“我的祖跡韓城縣”的大秦腔。就這樣一家接著一家,那種團結協作、互幫互助的精神讓我覺得十分的珍貴。如今電動設備取代了原始的石磨,但是在農村土生土長的我還是時常想起。

  如今已經步入了中年,但是靜下心來細細咀嚼兒時的新年,還是那么的悠長,留在記憶深處的還是那一摔就響的砸蛋、扛著年饃走親串戶、殺豬、飛轉的石磨,和一家人開開心心團團圓圓過大年的那份溫馨和喜悅……

  臨近年底,一股濃濃的年味已經彌漫在大街小巷。貼著福字的紅燈籠、描著金邊的紅對聯掛滿了街道兩旁的樹椏和店面的墻壁,糖果、花炮、衣物、小吃、禮品琳瑯滿目,讓人應接不暇。整個街道一片紅紅火火,喜氣洋洋,讓人陶醉。

  小時候特喜歡過年,過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平時吃不到的好東西,最重要的是可以掙到壓歲錢。那時候家里的經濟并不寬余,我一般是哥哥衣服的接班人,唯有過年時才能得到優待。走親串戶也是我最熱心的事情,穿上新衣服扛著禮品不辭勞苦跟著父母親翻山越嶺步行幾十里去外爺大姑二姑家,為的就是可以賺到豐厚的壓歲錢。利用這些錢可以換來一包包的砸蛋,既便宜又實惠,響聲也不在花炮之下。所謂砸蛋就是用紙包著的小蛋蛋,一摔就響,聲音宏亮。此時也是最高興的,幾個小伙伴在一塊看誰的聲音最亮,笑聲同響聲一起飄蕩。也會趁大人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去買一串冰糖葫蘆或棉花糖之類的東西,兄妹三人跑到沒人的地方,你一口我一口改善一下生活。

  農村從臘月二十三開始,家家戶戶就開始辦年事了。從祭社到除夕,殺豬、磨豆腐、蒸年饃、炸果子、大掃除、貼對聯…….濃濃的年味兒在人們的忙碌中在小山村彌漫開來。

  殺豬是家家戶戶為過年準備的第一件事情。那時我們村的職業殺手就是我自家的大伯,殺豬殺羊那可是他的絕活。只要村里紅白喜事,殺豬宰羊的活他全攬,不怕臟不怕累。每到小年,主家準備好一大鍋熱水后,大伯就提著一個黑油發亮的爛條笑嘻嘻的來了,里邊放著長短不一鋒利無比的刀子,打豬毛的石頭,掛豬皮的掛子,掛豬肉的掛鉤等。那時的我喜歡在一旁觀看大伯那每一個嫻熟的動作,特別是燙豬毛之前的那一個程序讓成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在豬腳上邊的地方開個口,用一根長長的鐵棍在豬的體內一陣亂戳,拔出來后就把嘴放在那里使勁的往內吹氣,不一會兒整個豬就漸漸的脹起,最后用繩子在那兒一綁。特別是在熱水鍋內去了豬毛以后,白花花的一頭豬肥圓肥圓的爬在那里很是可愛,就好像動畫片的一樣,那個模樣至今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過了小年,母親就開始對家里角角落落進行一次大掃除,該洗的洗該擦的擦,把上一年的污漬全部清除,以嶄新的面貌迎接新一年的到來。蒸年饃、炸果子,全家老小團結協作,為過一個幸福美滿的新年都在努力奮斗著。

  在我腦海里印象最深的就是磨豆腐的場景。那時老家還沒有通電,最原始的操作就是用石磨做豆腐,這時全村的青壯年齊動手一家挨一家共同協作。他們在石磨上邊均勻捆三根長木棍,一根木棍上兩個大人,中間一個年老的用勺子往石磨上邊的眼里加豆子。只要掌勺子一吆喝“打掛了”,大家拉的使勁拉,推的更賣勁推,石磨在“吱吱吱”的響聲中飛速的運轉開來,一股股細細的豆腐末從石磨之間的縫隙里流到下邊的大鍋內。他們說著笑著,來了興的掌勺大爺吼兩聲“我的祖跡韓城縣”的大秦腔。就這樣一家接著一家,那種團結協作、互幫互助的精神讓我覺得十分的珍貴。如今電動設備取代了原始的石磨,但是在農村土生土長的我還是時常想起。

  如今已經步入了中年,但是靜下心來細細咀嚼兒時的新年,還是那么的悠長,留在記憶深處的還是那一摔就響的砸蛋、扛著年饃走親串戶、殺豬、飛轉的石磨,和一家人開開心心團團圓圓過大年的那份溫馨和喜悅……

www.30eb.com天天美文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