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散文集:8090后小時候的年味兒

2018年2月24日18:11:35 發表評論 869 views
摘要

  春節越來越近了,北京越來越空了,網上越來越熱鬧了,線下越來越冷清了,越來越感覺,人越大,年味兒越淡,而回憶卻越來越濃。

  年味都是小時候的:嘴饞好吃,各種美食吃到膩,愛穿新衣服顯擺、拜年收紅包,買零食玩具等。長大后的年味則是春運來回過程中的各種刷刷刷和養膘:提前一月刷回去的春運票,提前一個月刷回來上班的票,中間幾天除了聚會海吃海喝,就是窩在被窩刷刷刷發紅包。

  小時候的年味兒主要與味有關,各種香甜油膩的美食、零食,鞭炮噼里啪啦后濃濃的硝煙味,而最讓讓人回味無窮的則是各種年味食物的味道。

  從小到現在一直生活在北方,大學畢業前一直生活在農村,小時候, 盼望過年,因為有新衣服穿,走親戚玩,有零花錢買東西,唯一不喜歡的是殺豬。家里每年都會喂幾頭豬,過年的前幾天要殺豬。小孩子們,對豬有感情,所以舍不得殺。記得每次殺豬,自己都會忍著淚水看著它從圈中被趕出來,眾人綁著它,任其嚎叫,從它脖子處放血,豬血放滿了一大盤;在給豬放血的同時,會從豬的肛門里用打氣筒打氣,讓豬全身膨脹起來,然后就抬到在門前池塘旁早已燒好開會的大鍋上,褪豬,最后洗干凈后放在大桌上,剔骨分肉。我們小孩子總會要搶豬的尿脬(豬膀胱),用打氣筒充滿氣,然后一群穿著厚棉襖和棉褲的屁孩子爭著當球踢。

  殺豬的下午一般會煮豬肉和煉豬油,我們通常會在灶前烤火,偶爾會烤紅薯吃。大鍋煮火半下午,到了傍晚豬肉煮熟了,滿鍋的豬肉香,彌漫著整個院子,這時大人就讓我們啃豬骨頭,啃豬肉,直到嘴饞的我們滿手滿臉的油膩,吃得腦滿腸肥,再也吃不下去為止。不知為何,當時感覺豬肉滿是豬油香,特別是豬肉炒蘿卜,特別特別香,而現在吃豬肉,卻沒了當年的肉香味,不知是味覺變了,還是豬肉變了,但是記憶卻一直不肯變化。

  煮豬肉時,會煉豬油,就是從豬肉里提煉出豬油來。煉好了豬油后,家里就會炸麻花與麻葉子,吃起來非常非常的香脆,可以存放很久。麻花就是現在超市里或者食品店買的馓子,細細長長的成扇形,而麻葉子則是像芝麻葉子一樣,上面帶有芝麻,吃起來比麻花還脆香,麻花趁熱時特別好吃,一般放不了多久就會被吃完,而麻花子可以放很久,作為平時的零食吃。

  小時候,家里一般不買油,吃的就是殺豬后,從豬肉里提煉出來的豬油,俗稱是大油,也就是動物油,非常香,出鍋時是黃色半透明液體,長時間放置后,會凝固成黃白的一盆或一罐子固體油,平時炒菜做飯就從罐子里用炒菜鏟子鏟一些,放入鍋中炒菜,吃起來非常香。但現代豬油越來越少見了,也不知是因為豬油膽固醇高,容易讓人得“三高”,人們不敢吃,還是其他原因,超市中賣的絕大部分是植物油,很少見豬油的蹤影,上了高中時,就很少吃到,直至前幾年去女友的外婆家,吃到了豬油炒的菜,有些小時候的味道。女友的外婆時1924年人,九十多歲的人了,到現在一直吃的是豬油,除了耳朵有些背外,身體一直很好。

  過年前幾天,家里要蒸很多饅頭,我們負責燒火,媽媽和面做饅頭,然后蒸一鍋又一鍋。剛出鍋的饅頭,非常白嫩柔軟,吃起來非常香甜。饅頭出鍋放涼后,放置在大缸里,可以吃整一整個春節和元宵,這樣整個春節都不用再蒸饅頭了。還有忘記了是在除夕前,還是在元宵節,通常會做“布袋”和棗山,“布袋”是用粉條、蘿卜、方塊豬肉渣做的,長長的像布袋,香而不膩,現在想起來都流口水。棗山是用棗鑲嵌在面盤上蒸出來的扇形大塊面食,供奉灶神的,我們喜歡吃棗山上的棗兒,不喜歡吃除此之外的面山,所以棗山一拜了灶神,就會被我們先行偷偷地吃掉,留下光禿禿的棗山。

  北方人過年期間經常吃餃子,特別是除夕和大年初一,一天三四頓都要吃,所以母親一有空就會包餃子,放在高粱秸稈編制成的鍋蓋上,在春節期間隨吃隨下。當然餃子主要是豬肉餡的,個大味香,絕非現在速凍水餃和餃子館的餃子所能比的。現在想起來,想吃不得了,但是記憶中,當時吃餃子吃得太過于頻繁,一聞到餃子的味道,胃就飽了,甚至會有些反胃,誰想到長大后,想吃再也找不到當年的味道了。

  除夕中午吃餃子前,要寫對聯,當時的對聯大部分不是買的,是寫的,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在鄉鄰里非常受歡迎,家里的對聯大多是父親寫,媽媽負責做面漿糊,然后我們和爸爸在中午飯前貼上,吃飯前放鞭炮,噼里啪啦響后,彌漫了整個院子的鞭炮的濃煙還未散去,我們小孩子們就會冒著濃煙去找那些啞炮或散掉的炮,把它們收集起來,重新點燃放炮,或者做火藥玩,而每次去找火炮就會受到大人們的斥責。

  如今,鞭炮聲還在,鞭炮味還在,且鞭炮越來越響,鞭炮味越來越濃,愈發刺鼻,但小時候美食的味道,卻漸行漸遠,怎么也找不回來了,只在每年過年的時候繚繞在腦海里,回味無窮。

  春節越來越近了,北京越來越空了,網上越來越熱鬧了,線下越來越冷清了,越來越感覺,人越大,年味兒越淡,而回憶卻越來越濃。

  年味都是小時候的:嘴饞好吃,各種美食吃到膩,愛穿新衣服顯擺、拜年收紅包,買零食玩具等。長大后的年味則是春運來回過程中的各種刷刷刷和養膘:提前一月刷回去的春運票,提前一個月刷回來上班的票,中間幾天除了聚會海吃海喝,就是窩在被窩刷刷刷發紅包。

  小時候的年味兒主要與味有關,各種香甜油膩的美食、零食,鞭炮噼里啪啦后濃濃的硝煙味,而最讓讓人回味無窮的則是各種年味食物的味道。

  從小到現在一直生活在北方,大學畢業前一直生活在農村,小時候, 盼望過年,因為有新衣服穿,走親戚玩,有零花錢買東西,唯一不喜歡的是殺豬。家里每年都會喂幾頭豬,過年的前幾天要殺豬。小孩子們,對豬有感情,所以舍不得殺。記得每次殺豬,自己都會忍著淚水看著它從圈中被趕出來,眾人綁著它,任其嚎叫,從它脖子處放血,豬血放滿了一大盤;在給豬放血的同時,會從豬的肛門里用打氣筒打氣,讓豬全身膨脹起來,然后就抬到在門前池塘旁早已燒好開會的大鍋上,褪豬,最后洗干凈后放在大桌上,剔骨分肉。我們小孩子總會要搶豬的尿脬(豬膀胱),用打氣筒充滿氣,然后一群穿著厚棉襖和棉褲的屁孩子爭著當球踢。

  殺豬的下午一般會煮豬肉和煉豬油,我們通常會在灶前烤火,偶爾會烤紅薯吃。大鍋煮火半下午,到了傍晚豬肉煮熟了,滿鍋的豬肉香,彌漫著整個院子,這時大人就讓我們啃豬骨頭,啃豬肉,直到嘴饞的我們滿手滿臉的油膩,吃得腦滿腸肥,再也吃不下去為止。不知為何,當時感覺豬肉滿是豬油香,特別是豬肉炒蘿卜,特別特別香,而現在吃豬肉,卻沒了當年的肉香味,不知是味覺變了,還是豬肉變了,但是記憶卻一直不肯變化。

  煮豬肉時,會煉豬油,就是從豬肉里提煉出豬油來。煉好了豬油后,家里就會炸麻花與麻葉子,吃起來非常非常的香脆,可以存放很久。麻花就是現在超市里或者食品店買的馓子,細細長長的成扇形,而麻葉子則是像芝麻葉子一樣,上面帶有芝麻,吃起來比麻花還脆香,麻花趁熱時特別好吃,一般放不了多久就會被吃完,而麻花子可以放很久,作為平時的零食吃。

  小時候,家里一般不買油,吃的就是殺豬后,從豬肉里提煉出來的豬油,俗稱是大油,也就是動物油,非常香,出鍋時是黃色半透明液體,長時間放置后,會凝固成黃白的一盆或一罐子固體油,平時炒菜做飯就從罐子里用炒菜鏟子鏟一些,放入鍋中炒菜,吃起來非常香。但現代豬油越來越少見了,也不知是因為豬油膽固醇高,容易讓人得“三高”,人們不敢吃,還是其他原因,超市中賣的絕大部分是植物油,很少見豬油的蹤影,上了高中時,就很少吃到,直至前幾年去女友的外婆家,吃到了豬油炒的菜,有些小時候的味道。女友的外婆時1924年人,九十多歲的人了,到現在一直吃的是豬油,除了耳朵有些背外,身體一直很好。

  過年前幾天,家里要蒸很多饅頭,我們負責燒火,媽媽和面做饅頭,然后蒸一鍋又一鍋。剛出鍋的饅頭,非常白嫩柔軟,吃起來非常香甜。饅頭出鍋放涼后,放置在大缸里,可以吃整一整個春節和元宵,這樣整個春節都不用再蒸饅頭了。還有忘記了是在除夕前,還是在元宵節,通常會做“布袋”和棗山,“布袋”是用粉條、蘿卜、方塊豬肉渣做的,長長的像布袋,香而不膩,現在想起來都流口水。棗山是用棗鑲嵌在面盤上蒸出來的扇形大塊面食,供奉灶神的,我們喜歡吃棗山上的棗兒,不喜歡吃除此之外的面山,所以棗山一拜了灶神,就會被我們先行偷偷地吃掉,留下光禿禿的棗山。

  北方人過年期間經常吃餃子,特別是除夕和大年初一,一天三四頓都要吃,所以母親一有空就會包餃子,放在高粱秸稈編制成的鍋蓋上,在春節期間隨吃隨下。當然餃子主要是豬肉餡的,個大味香,絕非現在速凍水餃和餃子館的餃子所能比的。現在想起來,想吃不得了,但是記憶中,當時吃餃子吃得太過于頻繁,一聞到餃子的味道,胃就飽了,甚至會有些反胃,誰想到長大后,想吃再也找不到當年的味道了。

  除夕中午吃餃子前,要寫對聯,當時的對聯大部分不是買的,是寫的,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在鄉鄰里非常受歡迎,家里的對聯大多是父親寫,媽媽負責做面漿糊,然后我們和爸爸在中午飯前貼上,吃飯前放鞭炮,噼里啪啦響后,彌漫了整個院子的鞭炮的濃煙還未散去,我們小孩子們就會冒著濃煙去找那些啞炮或散掉的炮,把它們收集起來,重新點燃放炮,或者做火藥玩,而每次去找火炮就會受到大人們的斥責。

  如今,鞭炮聲還在,鞭炮味還在,且鞭炮越來越響,鞭炮味越來越濃,愈發刺鼻,但小時候美食的味道,卻漸行漸遠,怎么也找不回來了,只在每年過年的時候繚繞在腦海里,回味無窮。

www.30eb.com天天美文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